你的位置:烟台恩弗欧特种润滑剂有限公司 > 专题活动 > 美人香事 | 深闺可喜闲无事,拨火添炭细细焚。
美人香事 | 深闺可喜闲无事,拨火添炭细细焚。
发布日期:2022-08-17 15:50    点击次数:199

图片

  

古时女子的闺阁中,整日都有香气缠绵氤氲。“未开奁匣梳青鬓,且向金猊炷好香”,晨起炷香,在香味中开启一天的生活。“归鸿欲度千门雪,侍女新添五夜香”,一天的结束,同样也伴着一炉清香。

花蕊夫人的寝帐中就彻夜焚烧着“衙香”,为寝帐制造清馨、爽净的氛围,其《宫词》诗曰:“虽道君王不来宿,帐中长是炷衙香”。花蕊夫人的衙香配方,在周嘉胄的《香乘》中有记录:

沉香三两、栈香三两、檀香一两、乳香一两、龙脑半钱另研,香成旋入,甲香一两法制,麝香一钱另研,香成旋入,右除脑、麝外同捣末,入炭皮末、朴硝各一钱,生蜜拌匀,入磁盒,重汤煮十数沸,取出,窨七日,作饼爇之。

伴着温和甘美的香气入睡,在古人看来是一种很珍贵的境界,床帐中焚香不只是追求风雅,还因熏香有安神解郁之功,能够提高睡眠质量。

图片

  

古人床帐中放置的香炉,大多是水鸭造形的香炉,李商隐《促漏》:“舞鸾镜匣收残黛,睡鸭香炉换夕熏。”诗中的“睡鸭”即是卧在帐中的鸭形香炉,炉中换上的“夕熏”,就是类似“花蕊夫人衙香”的夜香。

熏香小鸭与狻猊、麒麟等造型的香炉相比,少了些皇家贵气和宗教的威严,更贴近生活,给人清闲安逸,悠游自在之感。憨态可掬的“睡鸭”香炉,最受古代女子所喜爱,是闺房中最常置的熏炉,梁清标《春闺》词曰:

奁镜初开,流苏乍暖,启窗犹寒。引螺黛、巧画双眉,宝鸭频添,香篆袅袅轻烟。

晨起炷香,是女子闺阁生活的日常。梁清标《春闺》词中描写,一位芳龄女子晨起对镜画眉妆扮后,在宝鸭香炉中燃焚一盘篆香。馥馥香云由“香鸭”口中徐徐吐出,幽趣而韵长。

图片

  

古时“熏香小鸭”也用作薰衣, 郑文焯《一萼红·园夏即赏》:“渐衣润、添香满鸭, 美女与野兽2费熨帖、春恨总难平。”薰衣香分为“湿香方”与“干香方”两类,湿香方是把香料捣成粉末,以炼蜜调和成丸,放入“香鸭”中焚烧熏衣。

干香方,也叫“裛衣香”,把香料研成细末,以绢袋盛之,随身佩带,让香味自然地沾上衣服,周嘉胄《香乘》“南阳公主熏衣香”:

蜘蛛香一两、白芷半两、零陵香半两、砂仁半两、丁香三钱、麝香五分、当归一钱、荳蔻一钱,共为末,囊盛佩之。

此香依托隋炀帝长女南阳公主为名,应该是南阳公主创作或使用过的香方。衣服气味的芳洁,是古人很在意的生活细节。熏衣、佩香之风十分盛行,周邦彦《解语花·高平元宵》:“箫鼓宣,人影参,满路飘香麝”,这“满路飘香麝”正是熏衣或香囊所散发的合香之气。

图片

 

古代女子们不仅喜好焚香,还以研发香品为乐事。在《香谱》中有不少以贵妃、公主为名的香方,如:宜爱香、温成皇后阁中香、宣和贵妃王氏金香、刘贵妃瑶英香等。

这些香方或是因某位妃子所喜而得名,像南唐宫廷中的“宜爱香”,就是一位名字带“宜”的妃子所喜,得名“宜爱”。还有些则是宫中妃子们创作的香方,苏轼杂记《香说》记载了宋仁宗宠妃张氏调香的轶事:

温成皇后阁中香,专题活动用松子膜,荔枝皮、苦楝花之类,沉檀、龙麝皆不用。或以此香遗余,虽诚有思致,然终不如婴香之酷烈。

温成皇后即张贵妃,谥号温成皇后。宋仁宗倡导节俭,张贵妃制香所用材料也都是极为朴素的“香材”。

松仁的薄膜,荔枝的果皮,苦楝树的花朵,这些材料虽然不起眼,却是不错的合香材料,关于荔枝合香,李珣《南海药谱》中就说:“取其壳合香,甚清馥”。“阁中香”虽不如以沉香为主制作的熏香气味馥郁,但却有清新的自然之气,属于“小清新”的香品。

图片

  

徽宗宣和年间,宫中调香之风尤盛,专门设有为皇帝研发熏香的“造香阁”,周密《齐东野语》载:“宣和时,尝造香于睿思东阁”,当时后宫皇妃们也积极参与调香,创作专属个人的“私香”,陈敬《陈氏香谱》记录有宣和年间贵妃王氏调制的“金香”:

真腊沉香八两,檀香二两,牙硝、甲香(制)、金颜香、丁香各半两,麝香一两,片白脑子四两,上为细末,炼蜜先和前香,后入脑、麝为丸,大小任意,以金箔为衣。爇如常法。

“宣和贵妃王氏金香”与温成皇后朴素的“阁中香”不同,用料甚是珍贵经典,不仅使用了四大名香“沉檀龙麝”,香丸制成后,还以金箔装饰香丸突显华丽,这也是被称为“金香”的原因。

图片

  

宋王朝南渡之后,宫中调香之风依然不减,并屡创名香。南宋顾文荐《负暄杂录》记载绍兴、乾淳年间名噪一时的熏香,有刘贵妃“瑶英香”、元总管“胜古香”’、韩钤辖“正徳香”’、韩御带“清观香”:

绍兴光尧万机之暇,留意香品,合和奇香,号东阁云头......又有刘贵妃瑶英香,元总管胜古香,韩钤辖正德香,韩御带清观香,陈门司末札片香,皆绍兴、乾淳间一时之盛耳。

陈敬的《陈氏香谱》记录有“瑶英香”的制法与配方,不过被写作“崔贤妃瑶英香”(这位贵妃到底姓啥?很难考证了):

沉香四两,金顔香二两半,拂手香、麝香、石芝各半两,右为细末,上石跶捻饼子,排银盏或盘内,盛夏烈日晒干,以新软刷子出其光,贮于锡盒内,如常法爇之。

此香方中的拂手香非一味香料,而是多种香料调制而成的“合香”,叶庭珪《南蕃香录》记载拂手香“出真腊、占城国,土人以脑麝诸香捣和成”,南宋宫中调香很喜欢使用“拂手香”,宫中御制的“复古东阁云头香”也加入了拂手香。

图片

  

在宋代,还流行一种可当作佩饰的拂手香,用模具把香泥制成花形香饼,穿上绦子,套在脖子上,作为香身之物,陈敬《陈氏香谱》中,详细记录了拂手香的配方与制法:

白檀香三两(滋润者,剉末,用蜜三钱化汤一盏许,炒令水尽,稍觉浥湿焙干,杵罗细末)、米脑一两(研)、阿胶一片。右将阿胶化汤打糊,入香末,捜拌匀,于木臼中捣三五百杵,捻作饼子或脱花,窨干穿穴线,悬于胸间。

拂手香可自然散发出沁人的芳香,是古代女性十分喜爱的佩饰。宋人蔡伸在西湖游玩时,看见一位佩带“拂手香”的女子,被其风姿绰约的身影深深吸引,写下了《浣溪沙·壬寅五月西湖》 :

双佩雷文拂手香,青纱衫子淡梳妆。冰姿绰约自生凉。虚掉玉钗惊翡翠,缓移兰棹趁鸳鸯。鬓鬟风乱绿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