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烟台恩弗欧特种润滑剂有限公司 > 学员成果 > 深圳往事:我在深圳开旅店,看见了太多的纵欲横流
深圳往事:我在深圳开旅店,看见了太多的纵欲横流
发布日期:2022-08-23 01:23    点击次数:148

我叫葛平安,陕西人,今年55岁,我有6个孩子,其中4个是我在深圳开旅店时收养的。

我记得1989年我去的深圳,那会我才20岁,在布吉一家电子厂上班,那家工厂的待遇不错,我一干就干了7年。

1996年我离职了,因为我看准了一个商机,那就是开旅店,当时深圳的旅店还比较少,上规模的那就更少了。

这几年我和我老婆也攒了些钱,全部拿出来开旅店了,我们在布吉老街租了5层,每层30个房间,这个当时的布吉算是规模最大的了。

前前后后花了3个月时间旅店终于开业了,当时布吉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外省跑来打工的,考虑到大家出门平安最重要,于是我和老婆商量之后,就把我们的旅店叫做平安旅店,刚好我的名字也叫平安。

旅店开起来之后生意果然很好,每天的入住率都有80%以上,碰到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时候更是爆满,一间空房也没有。

平安旅店一直开了12年,2008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回到了陕西定居,在那12年里,我看见了太多的纵欲横流,而那4个收养的孩子就是这么来的。

肖燕是一个年轻的四川姑娘,标准的辣妹子,长得很漂亮,她一个月最少来我这里住20天,每次来都是和不同的男人过夜。

我知道她是做那行的,可我是开旅店的,只要客人愿意住,我从不过问她们的私事。

肖燕倒是很懂礼貌,每次来开房都会说句谢谢或者麻烦你了,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坏。

时间一长我和肖燕也算是朋友了,有时闲聊的时候也会委婉地劝她找份正经工作,实在不行来我这里做服务员也可以,我实在不愿意看着这个年轻的姑娘一条道走到黑。

每次我说完,肖燕都会微微一笑,然后就转换话题了。

我记得是1998年的5月份,一整月都没见到肖燕来住店,最初我以为她被抓了,还特意托朋友问了问, dash 测速结果说没有。

大概是1999年1月份吧,大半年不见的肖燕突然出现了,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婴。

肖燕看起来很虚弱,走路也有点不正常,我老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刚生完孩子呀。

我们赶紧把肖燕带到房间,一进房间隔直接就跪下了,我和老婆不知所措,急忙把她搀扶起来。

肖燕把怀里的孩子放到床上,这才哭着向我们说明来意,她要把这个女婴送给我们。

我急忙问她怎么回事,她这才慢慢地哭诉起来。

这个女婴就是她刚生的,可是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不肯定说,只是说那个男人骗了她。

原来去年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男人,比他大5岁,也是四川人。

那男的说喜欢肖燕,不介意她的过去要和她结婚。

肖燕动心了,她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接纳自己过去的男人,她不想错过。

她们同居了,5月份肖燕发现自己怀孕了,那男的信誓旦旦地说要她把孩子生下来,等孩子生下来就回老家结婚。

肖燕毫无保留地相信了那个男人,学员成果可是到她怀孕7个月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消失了,还把肖燕这几年赚的所有钱全部卷跑了。

肖燕一下子慌了,她挺着大肚子到处找那个男人,可是哪里还能找到。

那时她后悔了,她找以前的姐妹借了钱想去医院做引产手术,可是医生告诉她,胎儿已经成型了,如果做手术会非常危险,无奈之下她只能把孩子生下来。

好不容易熬到把孩子生下来,她只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确切地说是偷跑出来的,因为她已经没钱住院了。

逃出医院她举目无亲,最后想到了我们,在她心里,她在布吉所认识的人里面,也只有我们有能力抚养这个孩子了。

说着她又跪下了,求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收养这个孩子。

我心软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我什么要求也没提,就答应了。

我劝她安心在我这里住下,好歹等出了月子再走,可是她不肯坚持要走。

我老婆给她拿了2000块钱,她也没有推脱,临走的时候她亲了孩子一口,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我把电话号码就给了她,告诉她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换号码,如果将来有一天她想要回孩子随时可以来领走。

肖燕走了,她没有说去哪里,一直到我2008年离开深圳时都没有再见过她。

也许是我们收养这个女婴的事被传了出去,后面几年我们又陆续收养了3个婴儿,其中2个女孩,1个男孩。

这三个孩子的父母都是在附近工厂打工的,最大的也不过18岁,最小的才16岁。

他们都在我这平安旅店住过多次,因此也算熟悉。

而他们把孩子托付给我的原因都很简单,他们太小,一时冲动犯下错误,意外怀孕,又不敢告诉家里,我不忍心把孩子丢弃。

听说我曾收养过一名女婴,他们就把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抱了过来,求我收养。

其实我挺想拒绝的,我毕竟不是福利院,可是架不住心软,就全部收养了。

我对这些年轻的父母都有着一样的承诺,如果未来有一天他们想要回孩子,随时可以来找我领走。

2008年,我和老婆决定回陕西老家定居,这么多年我们赚的都是够花了。

2008年9月份,我和老婆带着我们的6个小孩回到了陕西定居下来。

现在是 2022年了,我的手机号一直没有换过,可是也一直没有接到肖燕或者其他父母的电话。

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我的两个亲生的孩子已经结婚了,肖燕的女儿正在读研究生,其他的3个孩子也都在读书,我们一家人很幸福。

关于4个孩子的身世,我都告诉他们了,我觉得孩子们大了,有知道他们身世的权利。

也许未来某天,他们的父母会来找我,我还会信守当年承诺,但是在我心里,那4个孩子和我亲生的孩子一样,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我是老猫,感谢您的观看。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部分配图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