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烟台恩弗欧特种润滑剂有限公司 > 学员成果 > 我的至爱--沈全林竹雕笔筒
我的至爱--沈全林竹雕笔筒
发布日期:2022-08-17 16:53    点击次数:67

我有一只笔筒,是我最喜欢的藏品,它很美,美到我以为让其“养在深闺人不知”是一件颇为可惜的事,所以我想写篇一文章来赞美它,也是为我以后写类似的文章开一个先河。此笔筒是清中期嘉定竹雕名家沈全林的作品,沈全林,字榕盘,工刻花鸟于竹玩,美须髯,是当时与周芷岩并称的竹雕高手,故陆即仙嘉定竹枝词有“榕髯花鸟芝髯竹”句,而且清代《竹人录》记载“全林亦画花鸟草虫,无不工妙,不徒以蝴蝶得名也。”故宫博物馆藏有一件他的竹雕笔筒,刻的是秋虫白菜,除此以外我几乎没有见过他的真迹,所以虽然他是与芷岩齐名的大家,但因作品流传下来的甚少,所以很不为人所知。

我的这件藏品有阳刻诗句:生桃林之野,出颇黎之谷。并有阳文刻款:西池沈全林。经过查阅,对所刻诗句的意思大致理解为:出自盛产优秀马匹的桃林和颇黎之地的骏马。《水经注》: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其中多野马。造父于此得骅骝、绿耳、盗骊、骐骥、纤离。《新唐书·西域传》:“北有颇黎山,其阳穴中有神马,国人游牧于侧,生驹辄汗血”。此种解释是和此藏品的内容契合的,此竹笔筒共刻有四匹美妙绝纶的神驹和七位神态和身份各异的人物。

图片

人物一和人物二是一对在马厩边水塘里洗脚的少年和给他递毛巾的中年人,无论是开脸、神情和动态,无不惟妙惟肖。挽裤脚的手、递毛巾的手以及表示关切和搀扶的手都是极难雕刻的,但沈用他当代人难以企及的精湛技艺准确地刻画了出来。衣服、裤子和毛巾纹路的处理极老倒,充分体现作者深厚的绘画功底。人物三是一位坦胸露乳的牧马人,正牵着骏马一在戏水呢。骏马一比例匀称,身形健美,神情优雅;人物三表情专注而活泼, 沈阳皇姑碧塘医院人物有质感,身体肌肉饱满,是位健壮的青年牧马人。

图片

人物四和人物五是两位读书人,前者是位有身份的老者,正神情专注地注视着河里的动静呢;后者是位儒雅的青年人,也随着老者的目光而炯炯有神地看着前面。在他们边上的是骏马二和骏马三,它们洗完澡后正舒适地在岸上松树下伸展着它们的肢体,看得出它们都是令人骄傲的高头神驹。另外竹筒上还刻了一位年老的牧马人牵着一匹骏马正从树丛背后走了出来,还有一个琴童抱着琴盒从两位读书人的后面走来。

这样的美和这样饱满的构图其实是有十足的震撼力的。我第一次看到它时,它被人藏在一只大大的尼龙袋中,当时它显得脏兮兮的,但它丰富的画面还是牢牢地吸引了我,但我当时没有钱,大致看了一下后,我就叮嘱对方放好,并说这东西没有几万不要卖的话。好像我当时是问对方要了电话的,但不知为何后来就找不到了,学员成果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我每天都在惦记着这件事,睡都睡不安稳,梦中多次梦到这只笔筒。每周末我都会去城隍庙的集市上去找他,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又一次遇见了这位姓江的摊主。知道他将这只笔筒带来了以后,我装作不动声色地赶紧回家,问老婆要钱,算上帝开眼,老婆给了我几万块钱,我赶紧又打车回到集市中,因为紧张在来回的途中我将手机也搞掉了,但终于以三万块的价格将这只笔筒买了回来。出于感激之情,也出于信任我还买了他其它一些玉器和一件竹臂搁。甚至我还在另外问我妹妹借了几万元钱后去了一趟这位姓江的湖南朋友的家里,希望能淘到另外的宝贝,结果令人失望。后来通过仔细鉴别,发现从他那里买来的玉器也都是不对的,但我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权当是买那个笔筒应该多付的钱罢了。

我搞古玩有十年的时间了,与别人交流的并不多,与书和网络交流的多些,后来在网上看博物馆藏品和拍卖图鉴以及上华夏网看估价多些。当然也有很多知识是从买错中学来的,太多次的买错了,每一次都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从不后悔什么,也许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有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是否是学习搞古玩的材料,但当我收到这只笔筒时,我以为我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我现在的东西可以分作三类:一是我知道是正确的东西;二是我知道是假的东西;三是我现在还没有眼力看透的东西。从过程来看,第三类东西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少了,但依然还存在。我要说这个社会懂的人少,混的人多;有勇气的人少,人云亦云的人多。小江将此笔筒带至上海集市何至数月,但总没有遇上知音,可见一斑;拍卖市场上仿制竹雕笔筒满天飞,又可见一斑;各种古玩交易市场的真品率可能都不超过一成的事实,更可见一斑。

此笔筒有明显的裂,所以在底部圈边上有几处老补,是用铁钳扣住的,好像有至少两处,有三只以上的铁钳,其实从老补就可知这是一件真东西。但凡有些审美眼光的人,从如此俊美的神驹、倒垂的杨柳、层层叠叠的松叶和那出神入化的人物构图,就可知这一定不是一件凡品,一定不是现代俗人可以仿得来的。但当我将它放在华夏网上和雅昌网上时,我注意到还是知音寥寥。也许是现代信息量太大,没有办法让有眼光的人注意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也许是有眼光的人其实也真不多;也许我自己是个傻瓜,拿着假货当绝品呢,这样的人也许是这个社会最不缺的,我碰巧也可能是其中的一位!我相信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中,有眼光的人增加的是不会太快太多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