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烟台恩弗欧特种润滑剂有限公司 > 学员成果 > 沃得农机冲击创业板IPO上会背后:申报前夜两小贷助力突增“三方回款”真实性待考
沃得农机冲击创业板IPO上会背后:申报前夜两小贷助力突增“三方回款”真实性待考
发布日期:2022-08-07 23:48    点击次数:196

招股书长达900页的IPO企业并不多。

据深交所安排,1月25日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委员们的审议的江苏沃得农业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沃得农机)就是这样一家企业。

作为一家大型农机设备制造商,沃得农机的业绩表现颇为优异。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沃得农机的营收分别为41.35亿元、42.26亿元和69.7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28亿元、7.58亿元和11.47亿元。

背靠这份优异的“成绩单”,沃得农机也“底气十足”地向资本市场抛出高达数十亿元的融资方案。

沃得农机此次预计募集60亿元用于农业机械装备及其零配件制造、补充流动资金等在内共计7大项目。

但是可圈可点的业绩背后,沃得农机自身存在的问题也颇受市场关注。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沃得农机第三方回款颇多,其还曾协助农户从两家信贷机构取得销售回款,而两家信贷机构成为合作对象背后,其第三方回款的真实性如何得到进一步验证,或许要成为沃得农机此次IPO需要回答的问题。

强烈的“出海”冲动

沃得农机的产品线颇为丰富,其中包括联合收割机、拖拉机、插秧机、打捆机等农机设备,涵盖种植、田间管理、收获、秸秆综合利用到粮食后处理等现代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

其中联合收割机和拖拉机是沃得农机的主要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这两类机械从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沃得机械带来的营收分别为36.30亿元、38.89亿元和59.78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7.79%、92.03%和85.68%。

据沃得农机介绍,其产品已覆盖全国28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目前也已实现对印度尼西亚、缅甸、泰国、秘鲁等 39 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覆盖。

虽然目前来自境外市场的营收比例较低,但是沃得农机的境外收入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2018年至2020年,沃得农机来自境外收入分别为2.32亿元、3.72亿元和4.80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68%、8.16%和6.96%。

值得一提的是,沃得农机在境外设立了4家子公司,目前仅有World Agricultural Machinery(Thailand)Co., Ltd.(下称沃得泰国)、World Agricultural Machinery ( Vietnam ) Company Limited(下称沃得越南)两家企业仍在经营,主要负责农业机械及其配件的销售。

但是这两家公司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以2020年为例,沃得泰国、沃得越南的净利润分别为-55.15万元、-1803.24万元。

其中,沃得泰国成为了沃得农机此次募资项目——沃得(泰国)农业机械及其零配件制造项目的实施主体。

沃得农机拟投入3.50亿元在泰国曼谷新建生产基地,引入数控机床、数控加工中心、数控激光切割机和涂装生产线等自动化生产设备以提升其联合收割机、拖拉机和农机零配件的生产能力。

对于这一海外项目投资的合理性也遭到交易所的质疑。

“发行人在人员、技术、资金等方面是否具备境外实施募投项目的能力, 沈阳皇姑碧塘医院会否给发行人带来较大的经营管理风险和法律风险,并针对性地补充风险提示”。交易所指出。

沃得农机似乎对于东南亚市场颇为看好。

“以泰国、印度为代表的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近年来经济发展态势良好,但其农业机械化水平普遍偏低,针对泰国对农业机械化的转型和市场需求,发行人通过自主研发、合作研发与吸收创新相结合,不断提高技术水平,保持公司产品差异化的竞争优势”。沃得农机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该项目的实施,沃得泰国从洛加纳工业园大众有限公司手中以0.63亿元的价格获得13.60万平方米的土地。

事实上,为海外募投项目购入土地是否暗藏变更用途风险也遭到交易所的质疑。

“是否拟将募集资金用于或变相用于房地产开发,在泰国实施募投项目是否符合当地土地规划用途。”交易所指出。

据披露,该项目使用的洛加纳大城工业园17.1号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

同时,沃得农机还出具了《关于募集资金不用于房地产业务的承诺》:本次募集资金将不会以任何方式用于或变相用于房地产开发相关业务,亦不会通过其他方式直接或间接流入房地产开发领域,学员成果公司将继续聚焦主业发展,深耕主营业务领域。

尽管如此,但是海外募投项目的政策风险等依旧不可忽略,而从2018年成立以来从未盈利的沃得泰国是否可以肩负沃得农机实现进军海外市场的任务也有待观察。

经销商担保信贷回款待考

此次IPO过程中,沃得农机高达数亿元的第三方回款成为了交易所问询的疑点之一。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20年沃得农机从第三方获得回款的金额分别为6.95亿元、1.64亿元、0.14亿元和2.97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6.09%、3.97%、0.30%和4.26%。

其中,第三方包括客户的股东或所属同一控制下其他企业、员工和客户信贷受托支付机构等。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从2017年至2019年第三方回款的情况有所缓解。

对此,沃得农机也表示:“2018 年度开始,发行人逐步加强经销商回款管理,严格要求客户直接回款,避免发生客户通过关联方回款情况”。

但是做出诸多举措来避免关联方回款后,第三方回款却又在2020年激增至2.97亿元。

对于这一情况,沃得农机又称:“2020年发行人为了提高销售回款,减少坏账损失,协助农户与信贷机构签订借款合同,信贷机构将农户贷款直接支付给发行人,导致 2020 年第三方回款金额增长较多。”

这也意味着,沃得农机口中“坏账损失”的风险又被传递给重庆小雨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小雨点)和哈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哈银金融)这两家信贷机构。

其中,香港李兆基家族投资开设的全资互联网金融企业——重庆小雨点在2016年获得互联网金融牌照。据天眼查显示,重庆小雨点目前共有1.6万件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而哈银金融则是东北地区首家成立的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

而对于这两家信贷机构提供销售回款的情况也遭到交易所质疑。

“请发行人补充说明信贷机构的主要情况,结合农户与信贷机构签订借款合同的主要条款内容,说明该销售方式的合法合规性以及相关回款是否满足应收账款终止确认条件,是否存在为农户购机提供担保或发生纠纷的情形。”交易所指出。

沃得农机否认为该回款提供担保,并表示:“上述两家信贷机构资金实力雄厚,能够满足购机用户贷款需求,其积极开拓农户购机贷款业务符合其业务发展规划和经营方针,具有商业合理性”。

但是信风(ID:TradeWind01)却发现,虽然沃得农机不提供担保,但是农户与这两家信贷机构的合同中保证人却多为经销商或农户近亲属。

“一般由经销商或农户近亲属为农户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信披材料也显示。

这也意味着从整个报告期来看,沃得农机的第三方回款现象逐渐从关联方回款转移成为由其经销商担保下的信贷回款。

需要注意的是,高达2.74亿元的信贷回款不但仅集中于两家小贷机构,而且基本均新增于2020年——毕竟在2019年时,来自于信贷部分的第三方回款仅有区区90万,而这一切又恰好全部开启于沃得农机申报IPO的2020年底前夜。

以上种种究竟是一种巧合,还是另有尚待核验的隐情,而来自于第三方信贷回款的真实性如何得到进一步保证,或许有待沃得农机的进一步解答。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